刺客聂隐娘影评:一个刺客的悲伤。

刺客聂隐娘影评
导读:唐末,政治动乱,藩镇割据,每一个人都悲哀的沦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公主下嫁魏博,道士出来杀人,有情有意的女人沦为“杀不了人”的刺客,坐拥天下的君王治服不了妻子的为非作歹。国家动荡,各藩镇不念君臣之情,蠢蠢欲动,企图挑起战争,分立割据;家已经没有温暖而言,窈娘的家任其被道姑带走沦为杀人的工具,田元氏把孩子当成保护自己的工具……世界乱了,家也不家,所有的人都无奈的接受命运的安排,悲哀的是没有人反抗,唯独窈娘!
刺客聂隐娘影评
  窈娘,曾经是一个有情有意的女子,深爱着田季安,田季安小时候生病,大家都认为要死了,只有窈娘守了三天三夜。可是田季安,为了稳妥的继承江山,接受了政治婚姻,迎娶了元氏,虽然没有感情,但也没有反抗,连当初许诺让田季安娶窈娘的嘉诚公主也默许,只有窈娘反抗,半夜潜入元府,最后为了保命不得不被道姑带走,从此沦为一个为道姑杀人的刺客。
刺客聂隐娘影评
  这个刺客,一身黑衣,面无表情,身轻如风,可以杀人于飞鸟之间,可是“见大僚小儿可爱,不忍杀之”,师父宣判“你剑术已成,可是道术太低”,在师父的安排下,隐娘回家了,目的是了却人伦,杀死隐娘的最爱田季安,一个外表冷若冰霜,内心情感细腻的刺客的孤独与痛苦就此展开。
刺客聂隐娘影评
  隐娘,面无表情,因为内心满腹委屈,不能和心爱的男人结婚,父母对于自己被道姑带走却无能为力,那个教自己弹琴并能和自己谈心的公主娘娘对于她的悲剧也袖手旁观,师父只是把她当作杀人的工具,不允许她有人伦。
 
  当母亲拿起当年公主给的订婚信物玉诀,并告之公主死时惦记窈娘的委屈,这个刺客第一次有了表情,她用布蒙住了脸,哭的气喘吁吁,却没有出声,为什么如此伤心?是因为那个美似牡丹的公主死了?是因为睹物思人?是因为有人承认了她的委屈?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可怜?是为自己命运不公的发泄?是想对尘世做个了结?相信每个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揪心的纠结。
刺客聂隐娘影评
  隐娘一次次潜入田府,企图完成一个刺客的使命:一次见田季安和十三岁儿子在议政,杀田季安,嗣子尚小,魏博必乱,弟子不杀。一次见田季安与儿子蹴鞠,父子情真,不忍杀;一次见田季安与爱妾,恩爱有佳,且胡姬为曾经的窈七抱不平,不能杀;一次见胡姬怀有身孕却遭陷害,挺身救之。就这样一个杀人的刺客最后沦为了救人的侠士。
刺客聂隐娘影评
  我最为感动的一场戏,也是我认为将隐娘的孤独与悲哀推向最高潮的一场戏是隐娘站在屋顶看见曾经醉心的男人怀里拥抱着另一个女人(胡姬),并且恩爱有佳,于是她落寞的把当年的订婚信物玉诀放在桌上,归还了田季安,也许这是想对自己的感情有一个了结,如果说当年的田季安是迫于无奈娶了元氏,那么眼前的田季安已经完全爱上了别人,当隐娘还在为当年的故事痛心流泪的时候,田季安早已经把窈娘当成了一段往事。信物归还,并现身与田季安交手后消失,最后她又回到了屋顶,看见田季安与胡姬正在谈论窈七,就像谈论一个死人,而胡姬为窈七鸣不平,她下不了手,最终一个人落寞的离开。
刺客聂隐娘影评
  隐娘最大的痛苦在于,她充满委屈,却有情有义。她被身边的人无情的抛弃,却又一次次感受到了点滴的温情,母亲每年都为她做一套衣服,父亲后悔当初不该让道姑把她带走,田季安还清楚的记得他们当初的情义,胡姬为其鸣不平。魔镜少年,担心隐娘安危,并在隐娘受伤后为其上药。这个刺客终于向磨镜少年哭诉了心中的委屈“一个人,没有同类”。
刺客聂隐娘影评
结语:一个女人的悲伤在于,被爱遗弃,沦为刺客。而一个刺客的悲伤在于,剑术已成,却因无法斩断人伦而杀不了人。
 
 
作者:万丽丽
来源:北京图林云科技有限公司  宣传部
公众号:bjlxyd 或 图林云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18317126569
售后服务热线
1831712656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