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美国CN2服务器1Gbps带宽 免备案不限内容  立即购买

消失的黑客_图林云IDC资讯

yun 1 0 条

========================

正文开始


中国成长于充盈着激情与理想主义的年代。在新的世界,黑客们最终与现实妥协

=========================
图林云美国CN2 G口带宽不限流量免备案不限内容服务器

/
艾奇伟常常在清晨时分困乏。整宿整宿面对计算机,他唯一听到外界的真实声音是保洁员清晨扫大街的沙沙声。他这才意识到“天亮了,该睡觉了”。

整整五年,他都这样:仿佛站在山顶看风景,又浑然不觉。他想要推翻过去的一切经验模式——给他带来荣耀与成就感的经验模式, 重新定义人生。

他想起大学第一堂课,老师在黑板上画金字塔,说,最底层是做系统工程师的;再往上开始学程序;再往上就能变成软件工程师;再往上硬件工程师;顶端是搞安全的。艾奇伟死死盯着金字塔顶端,跟自己说,“我一定要到金字塔顶层去,做金字塔最顶层的人。”他的想法很单纯,“要做就做最好的。”

他有奇妙的感觉,“(黑客群体)就像一个江湖一样,人少,大家要抱团。”

1997年,艾奇伟读高三,中国大陆开始出现黑客组织,比如上海黑客龚蔚(名号:goodwell)成立“绿色兵团”。龚蔚的概念,“共享”是黑客精神的关键。这也是早期黑客们的共识。

在中国大陆,最早的黑客事件发生在互联网萌芽阶段。1993年,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院建设了一个试验性质的网络,很快被一名欧洲黑客攻破闯入。随着互联网向公众开放,中国产生了第一批黑客,但缺少原创性开发,只是拷贝国外软件。

袁仁广在此时攀爬金字塔顶端。他定义黑客为,“突破计算机限制的一些人,想各种办法去打破限制。”

1996年是中国大陆黑客发展的重要年份。此前一年,世界头号黑客凯文·米特尼克被抓。他是早期中国黑客的精神领袖。第二年,“黑客”一词被翻译成中文传入中国,契合了中国互联网普及的开端。

艾奇伟还是一名高中生。袁仁广在海信,业余时间,他一头扎进去研究Windows协议,“一开始分析代码,是为了学习互联网的知识”。<br/>
=========================
图林云美国CN2 G口带宽不限流量免备案不限内容服务器

/

袁仁广大学主修数学,数学逻辑思维比较严密。他一遍又一遍地看Windows协议,“总觉得有些代码不对劲。”他自己写程序验证猜想。圈子里,像他这样的人都铆足了劲追求一种极致精神,“遇到问题都是自己想办法去解决。”

“被好奇心驱使,被学习技术的欲望和智力挑战的虚荣所驾驭”,凯文·米特尼克在自传《欺骗的艺术》中特别强调了这一点,这是技术派黑客的驱动力。
正文结束


发表我的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